烦人的肉包

【周黄】糖果

ooc属于我老年人碎碎念垃圾话意识流也属于我
就是一个小小的脑洞毫无逻辑纯属娱乐
以上

糖果
文/苏琰

周泽楷抱着一个被黄色纸胶带彻底糊起来的箱子掂了掂,还挺沉的。是今晚加班到半夜回家的时候在门卫大爷那儿抱回来的快递。

晚上雨下的很大,还好早上就收到黄少天的短信说晚上会下雨,带上了伞。站在公司门口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去买些宵夜,最后却又自我否决了。

一个人太麻烦了,黄少天又不在。

于是就变成一个人穿身闷骚黑西装,撑着把印着皮卡丘的柠檬黄色的卡通伞走在街边。灯红酒绿的街区里,显得有些冷清荒谬。

回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却被门卫大爷拦了下来,大爷笑着招呼他,周泽楷有些意外,以为又是老爷子家里的老太太招呼自己去做客。心里头有些发愁怎么样委婉的回绝,要是黄少天在就好了。

他想想平时青年一边礼貌的拒绝大妈的热情变相相亲的邀约一边回头灿然笑意,心里有些发暖。

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大爷扯了过去手里塞了被暖茶,他有些意外心下头暖意浅浅的散漫开来,礼貌的道了谢。大爷跟他说帮他代收了快递,可大一个箱子,还挺沉的。周泽楷心里头一动。

寄件人写的夜雨声烦,收件人写的一枪穿云,他抱着箱子忍不住带着期待笑起来的时候大爷就眯着眼睛问他“小周啊是不是女朋友寄的礼物啊”“看来以后要给家里老太太说不要给你乱点鸳鸯谱咯”老爷子笑着拍了拍有些不好意思的周泽楷,然后感慨万千的说着“既然在一起就要好好儿的啊,年轻可真好”回头捣鼓大屁股老古董电视机去了。

雨下的很大,他没手撑伞就收了伞用外套裹着箱子一头扎进雨幕里。

自从黄少天美名其曰为了实现追逐梦想攒钱迎娶高富帅计划,跳槽去了s市以后两个人已经有小半年没见面了。平时打电话或者视频都可以感受到絮絮叨叨的话后头满满的倦意,有些心疼,但又有些自豪。

这是他周泽楷喜欢的人啊。

努力又耀眼。

好的不能再好了。

这下子就回到了开头的情况。

箱子顶上贴了张纸,做工和整个箱子的包装一样粗糙,像是随手撕得草稿本的纸。龙飞凤舞写着字儿。

有点冷硬的字迹,熟悉的不像话。

他一直觉得很奇妙,黄少天写的一手好字,但是字儿的风格和人完全不一样,没有多余的笔画甚至有些冷硬凛冽的感觉,就像横斜的刀锋剑刃,字里行间都能看到明晃晃冷冽的刀光剑影。唯一和人相像的都是一样的不修边幅,不是端正的楷书也不算行草,找不出第二种雷同的字迹,偏偏又很好看。

周泽楷抿了抿嘴角浅浅的勾出一个笑来,指尖在字尾拂过去。

“来玩个花的,就这样抱着箱子,从下头打开它——”

句尾的破折号像是要接上些什么话。

是什么话呢?

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扯着底下塑封的胶带用力一撕,满箱的硬质圆糖果就噼里啪啦掉了出来。

像是五颜六色的瀑布从自己怀里的潘多拉魔盒里头倾泻而出,或许是许多的斑斓的梦境,就像夜里抱着滚烫的手机的时候黄少天在耳边碎碎念,带着电流的声音讲他晚上又梦到自己了。

有时候是在盘山公路上踩着流动成河的光点,有时候是在末班公交车冷清的车厢里头,还有的时候回到了高中时候的教室里,傍晚时分的夕阳浓烈的就像徒手捏爆了西红柿一样——黄少天专属的猎奇形容。

周泽楷只是笑,他明白这些絮絮叨叨的话后头藏着的小心翼翼的想念。

他又何尝不是。

糖果掉在地板上头弹开来,像极了小时候玩的玻璃弹珠,只不过带着清甜的糖果香味。

原本做了心理准备的周泽楷还是被小小的惊到了,等箱子空了以后他还是有些发愣,过了好久才笑了开来,原本唇角浅浅的笑意被暖化的一小滩糖渍涂抹均匀映在眼底,他缓缓蹲下身子,学着黄少天平时的样子盘腿坐在满地的糖果中间。

然后他把箱子翻了过来,看见箱子里头满满的字迹。

“周泽楷。”

有谁的声音穿过无数昼夜晨昏就这样直愣愣的撞碎在耳廓边上,震得他耳膜都发着抖。

于是在某个大雨倾盆的夜里,他躲在自己租的小房间里偷偷分享了一个梦。这个梦美好宣软的像团乳白色的雾气,然后他的黄少天丢了个三棱镜进去,便喧喧嚷嚷迸发出赤橙青蓝五彩的光来。

他抱着箱子,雨夜里淅淅沥沥的雨声隔断了所有窃窃私语,而他的房间意外的被一个人的喋喋不休盈斥着。话语都来自于木质地板上的球形硬糖果。

而他抱着梦就坐地上靠在布艺沙发脚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在梦里他见到了十八岁的黄少天,抱着一大袋零食站在便利店门口笑着看他,深夜惨白的灯光里喊自己的名字。

“周泽楷。”

“我喜欢你。”

然后十八岁的黄少天就冲着另一边一团白光跑过去,身形快速的变矮变的单薄。

变成了十三岁的黄少天,扣着棒球帽骑着辆大二八,冲自个儿吹了声口哨,声音在舌尖打了个旋儿又被吞了下去。逆着光站着,身后还有山崖边明亮温柔的迎春花簇。

“周泽楷。”

“你这人真的很烦。”

周泽楷眨眨眼睛,心里头像被糖果填了个满满当当,悄悄吐槽到底烦人的是哪一个。又悄悄补充道这个人就是口嫌体正,说着讨厌自己还不是被自己拐走了。

然后画面又极速变化黄少天骑着大二八冲着山下去了,外套在和煦的风里头扬了起来,像个明黄的小旗帜,帽子都被刮飞了也不管。

最后是二十一的黄少天,站在天桥上沉默着看脚底下的川流不息,头顶是鸽灰色的天空。

“周泽楷。”

周泽楷想伸手摸摸他的头,他觉得应该回应一句什么,话没出口却一瞬间醒了。

睁眼时清晨光线正正落在眼睛里,刺得他不得不闭上眼睛。

他突然记起前不久微博刷出来的一句话,带些酸带些矫情,但是又真真切切让人感同身受。

——我已经说不出什么情话了,我只想见你一面。

于是他就真的这样干了,订好机票的时候黄少天正好发过来一堆微信问他礼物怎么样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他敲了敲发麻的腿撑起身子歪在了沙发上,慢吞吞敲着键盘回了条消息。

“好。”

——好到你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好。

fin.